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574装病

574装病

作者:天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桃花运
?#24187;?#35760;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817107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皇帝已经在宫中整整等了六天,却一直没有等到他要的“好消息?#34180;?br />
    黄院使自从进了宣国公府后,就没有再出来过,显然,宣国公应该病得很重,而且这些天宣国公府里流出来的一些消息也证明这一点,说是宣国公的病情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昏迷了几天没醒……

    然而,皇帝还是不能安心。

    皇帝在御书房里烦躁地来回走动着,浑身释放出一种阴鸷烦躁的气息。

    照理说,他给楚青语的那个“惊心散”应该一用就见效的,怎么宣国公这老东西又拖了这么几天还没死……这件事不会又有变故吧?!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步履声,湘妃帘很快被人挑起,文永聚快步进来了。

    皇帝停了下来,急切地朝他看去,就见文永聚眉飞色舞地禀道:“皇上,宣国公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宣国公不好了,楚家那边已经在?#24613;?#30333;事了。”

    皇帝精神一振,盘旋心头几天的郁结此刻总算是消散了,目?#27602;?#20809;。

    少了宣国公在朝堂上搅风搅雨,那两道密旨的事想来很快就可以平息……

    反正耿海都死了,薛祁渊更是死了十几年了。成王败寇,死人?#31449;?#20250;被遗忘,谁也不能例外。

    更何况——

    这次动手的人可是宣国公的嫡亲孙女,是他们楚家人自相残杀,与自己可没有一点?#19978;担?br />
    皇帝眯了?#37266;郟?#26397;窗外望去,喃喃自语道:“朕要不要去看看呢……”

    文永聚听到了皇帝的低喃声,心念一动,立刻就明白了皇帝的心意。皇帝一贯?#19981;?#24403;“仁君”,这是想要借此表现他既往不咎呢。

    “皇上去看看宣国公吧,”文永聚贴心地提议道,“宣国公不?#20063;?#20041;,可是皇上您海纳百川,心胸开阔,还惦记着当年的那点师徒情分。”

    皇帝朝文永聚看去,眉头舒展,觉得文永聚这番话正和他的心意,点?#36820;潰骸?#35828;的是。你去?#24613;?#19968;下,朕要微服出宫。”

    文永聚连忙下去?#24613;福?#30343;帝则?#28909;?#25442;了一身衣裳,半个时辰后,他才带着文永聚和几个锦衣卫微服出了宫,坐着一辆华盖马?#31561;?#20102;宣国公府。

    自从楚老太爷病重后,宣国公府这段日子一直闭门谢?#20572;?#30343;帝的马?#20302;?#26679;被拦在了府外。

    “我们国公爷重病,这几天都不见客。”宣国公府的门房客?#25512;?#27668;地对着文永聚说道,连角门都不肯完全打开。

    别府的马车来时,门房?#24425;?#21516;样的说辞,一视同仁。

    皇帝?#28909;?#37117;出宫了,自然不会铩羽而归,让文永聚递了块令牌给门房。

    门房一看那令牌上刻着“如朕亲临”这四个字,哪里敢怠慢,连忙让婆子进去禀报。

    片刻后,国公府的大门就敞开了,皇帝的马车被迎进府去。

    明明外面阳光?#27704;茫?#20294;是,这一墙之隔的国公府中却是一片愁云惨雾,每个下人都是愁眉苦脸,连空气似乎都变得凝重压抑起来。

    皇帝在仪门处下了马车,楚二老爷已经候在了那里,恭敬地上前对着皇帝行礼道:“微臣参见皇上。”

    “皇上特意来探望家父,微臣实在是受宠若惊。”

    皇帝背手而立,脸上十分担忧的样子,“宣国公在上书房教朕读了十年书,对朕而言,也算是授业恩师了。朕听闻宣国公重病,担忧不已,特意过来看看。若是不能亲眼看到宣国公,朕于心难安啊。”

    皇帝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楚二老爷,发现他看着比以前更清减了,想来这段时日为了宣国公的病操了不少心。

    “微臣替家父谢过皇上。”楚二老爷的头伏得更?#20572;?#28982;后伸手做请状,“家父病重,不能下榻,还请皇上随微臣来。”

    楚二老爷给皇帝领路,一?#28902;?#30528;国公府西北方走去,穿过几道游廊、小径,就来到了一处僻静的院落?#23567;?br />
    “皇上,家父就在内?#25233;小?br />
    楚二老爷引着皇帝和文永聚进了屋,四个锦衣卫中的两人守在了檐下,还有两人也跟着进屋。

    一走进内室,皇帝就闻到了一股混合着药味的薰香味扑鼻而来。

    正前方是一道紫檀木座五扇屏风,透过那半?#35813;?#30340;屏风,隐约可以看到屏风后的床榻上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人。

    楚太夫人一脸哀愁地坐在窗户边,见皇帝来了,连忙起身相迎。

    楚二老爷微微蹙眉,犹豫着看了看皇帝身后的文永聚和那两个锦衣卫,忧心忡忡地说道:“皇上,家父病重,太医说,屋里人不能多,会使屋里浊气太多,于病情不利……”

    皇帝对文永聚和那两个锦衣卫挥了挥手,道:“你们留在外面吧。”

    于是,文永聚和两个锦衣卫退了出去。

    楚二老爷感激地作揖道:“多谢皇上一片体恤之意。”

    “皇上?#34892;?#20102;。”楚太夫人拿着一方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光,眼眶微红。

    皇帝差点就想劝楚太夫人节哀顺变,但还是把话压在了舌尖,客套地说道:“朕今日?#30343;?#22825;子,就?#19988;?#23398;生的身份来探望一下老师而已。”

    “楚太夫人放心,宣国公吉人自有天相。”

    皇帝随口安慰了楚太夫人一句,就往一侧走去,打算绕过那道紫檀木屏风,步履间透着几分急?#26657;?#23436;全没注意后方的房门?#36824;?#19978;了。

    皇帝大步流星地绕过了屏风,蓦地停下了脚步。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难以?#30511;?#22320;瞪大?#25628;?#30555;,“啪嗒”,他手里的折扇脱手掉在地上。

    “你……”

    皇帝的声音中掩不住颤意以及愤怒。

    前方的床榻上,楚老太爷静静地坐在床榻上,背后靠着一个大迎枕,可是他双目湛然有神,神情淡然,他此刻的样子哪里像是命垂一线的样子?!

    糟糕!

    皇帝心里咯噔一下,?#36335;?#34987;当?#36820;?#20102;一桶冰水似的,心瞬间就沉了下去。

    很显然,有哪里不对劲!

    皇帝的眸子里明明暗?#25285;?#24605;绪飞转。

    宣国公显?#30343;?#22312;装病,也就是说楚青语出卖了自?#28023;?#21448;或者她被宣国公看出了破绽,问题是宣国公为什么要装病?!

    难道是为了把自己引来这里?!

    难道说……

    “你……你们难道还想要谋反不成?!”皇帝狠狠地磨着后槽牙,抬起颤抖的右手指着楚老太爷的?#20146;又?#38382;道。

    “自朕登基后,待你们宣国公府不薄,朕让你的长子做了封疆大吏,朕敬你为师,朕让二?#39318;?#23094;了你们楚家的姑娘为?#39318;?#22915;,可你又是怎么对待朕的?!”

    “你竟然忘恩负义地背叛朕,你……你们如此这般对不对得起朕的信任?!”

    皇帝声声怒斥,牙齿气得格格作响,心里是又慌又恨。

    楚老太爷掀开身上的薄被,从床榻上下来了,身上穿着一袭青色直裰,稍微理了理衣袍后,站定,身姿如松。

    楚老太爷直直地与皇帝四目对视,眼神?#36742;玻?#27668;定神闲地反问道:“那你对不对得起崇明帝呢?”

    “二十三年前,你勾结前刑?#21487;?#20070;齐廷?#30149;?#38182;衣卫指挥使杜世武以及兵?#21487;?#20070;张燉结党营私,先帝本来要把你圈禁,是当时还是太子的崇明帝为你求情。”

    “皖州多水患,十九年前崇明帝命你负责重修三合堰一事,可是你勾结皖州官员中饱私囊,贪墨了治河修坝的公款,重修?#36138;?#26102;?#20498;?#20943;料,被人揭发。当时,你说你是被奸人?#26432;危?#27492;事与你无关,崇明帝信了你,还从内库拨银重修三合堰。来年开?#28023;?#30358;州果然又发水患,这才没酿成大错!”

    “慕建铭,”楚老太爷干脆直呼皇帝的名字,声音渐冷,再次质问道,“你对不对得起崇明帝?”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铿锵有力。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像是被?#35828;?#38754;甩了好几巴掌,目光化作刀锋射在楚老太爷身上。

    皇帝的拳头紧紧地握在身侧,?#30446;?#20912;凉冰凉的,缓缓道:“你……你果?#30343;?#23815;明帝的人,你藏得可真够深的!”

    皇帝的眸子里?#32435;?#22914;墨,翻动着异常复杂的情绪,有愤恨,有震惊,有狐疑,有杀气,很快,眼神?#25512;?#38745;了下来,变得更为深邃。

    顿了一下后,皇帝扬起了下?#20572;?#30520;色沉凝,故作大度地说道:“宣国公,只要你及时收手,朕不会怪你们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宣国公,你一?#35828;?#34892;为不过是逞一时意气,?#24378;?#26159;会祸及你们楚家满门的!”

    “?#26412;?#35851;反……你们楚家也免不了一个谋逆大罪,为天下人口诛?#21490;ィ?#20320;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的!”

    皇帝越说越是笃定,心也渐渐安定了不少。

    没错。

    楚家虽?#30343;?#22269;公府,看着尊贵,其实也就是一个爵?#35805;?#20102;,无兵无权,就算是楚家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办不到。

    但凡宣国公有点头脑,就该想得清楚这其中的利?#20303;?br />
    皇帝话落之后,四周就陷入一片死寂。

    面对皇帝不怒自威的目光,楚家人却都是不动如山,静静地看着皇帝,目光淡漠。

    楚老太爷摇了摇头,笑了,那笑意却是让皇帝心中一凉。

    皇帝紧紧地握着双拳,暗道?#30343;?#25260;举。

    “哼!”皇帝的嘴角泛出一抹冷笑,声音变得锐利起来,“你们楚家自恃百年书香门第,以诗书传家,以忠孝为?#24050;担?#21407;来也不过是背?#29260;?#20041;的谋逆之辈!?#38498;籩皇且?#33261;……”

    遗臭万年。

    皇帝这最后两个字还没出口,就见?#36538;?#27249;中走出一道着玄色锦袍的身形,对方那双眼尾微微上挑的凤眼明亮清冽而又锐利,像是一柄出?#19990;?#21073;般,锐不可当。

    少年?#35828;?#28165;?#22909;?#26391;令得这原本略显暗沉的屋子里似乎都亮了一些。

    “封……?#20303;?br />
    皇帝声音艰涩地唤道,气息微喘,心里又疑又惊:封炎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到底想干什么?!

    “舅舅。”封炎淡淡地对着皇帝唤了一声,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相比皇帝的形容僵硬,封炎显得气定神?#26657;?#24439;如那寒风中的翠竹,自有风骨与气度。

    封炎的唇?#38738;?#30528;一抹浅笑,笑意未及眼底,在距离皇帝不到两尺的地方停下。

    马上就要十八岁的少年身形颀长挺拔,长身玉立,比皇帝还要高上了一寸多。

    他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这十八年来,你犯下弑兄、夺位、通?#23567;?#21467;国、?#23433;啤?#22909;谀、任佞、淫色、陷杀忠良、对敌乞怜足足十项大罪,便是将你千刀万?#26657;?#20063;不为过……”

    封炎清冷的声音回响在空气?#23567;?br />
    “住嘴!”

    皇帝冷声打断了封炎,面如墨染,气?#27809;?#36523;发抖,胸?#21866;?#28872;地起伏着,他那浓重的呼吸声回荡在屋子里,呼吸急促。

    楚老太爷紧紧地握着拳头,心如潮涌。

    曾经,先帝和崇明帝几十年励精图治才好不容易令得大盛朝走至鼎盛,可是现在呢?!

    这十几年来,这朝堂、这万里江山被皇帝折腾得千疮百孔,再这么下去,这大盛恐怕随时都要亡国……

    他们要助封炎上位,不仅是为了拨乱反正,?#24425;?#20026;了这摇摇欲坠的大盛江山。这十八年来,大盛朝上行下效,日渐腐朽,也需要注入一股清泉,大刀阔斧地改革一番,才能肃朝纲,正气象。

    “封炎,”皇帝狠狠地瞪着封炎,连声音都变得?#36894;?#36215;来,“你……你以为你是谁,竟然这么对朕说话!!”

    “这是事实,我为何不能说?”

    封炎还是那般从容镇定,一霎不霎地看着皇帝,他的目光冷峻而傲然,清明而又坚毅,神色间有几分睥睨天下的骄矜与锐利。

    皇帝只觉得?#30446;?#21457;紧,像是被一头豹子盯上似的。

    明明他是从小看着这个外甥长大的,可眼前的封炎让他有一种?#21543;?#32780;又熟悉的感觉,?#21543;?#24471;?#36335;?#20182;从来没认识过他,熟悉得……让他想起了父皇。

    怎么会?!皇帝甩掉了心中那种?#25343;?#30340;感觉。

    “您?#28909;?#25285;?#40644;?#36825;一国之主,就物归原主吧,”封炎又朝皇帝逼近了一步,淡淡地改了称呼,“二皇叔。”

    屋子里更静了,似乎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包括楚老太爷在内的楚家人全都望着封炎,身姿?#25163;保?#30524;神坚定,心中颇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皇帝的眼珠几乎瞪凸出来,惊?#27809;?#36523;都僵住了,只觉得手足冰凉,一股阴冷之气自脚底冉冉升起,就像见了鬼似的。

    某种意义而言,封炎确实是鬼。

    他本该死在十八年前的九月?#36441;牛上?#22312;却好端?#35828;?#31449;在他眼前,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了十八年!

    “你……你……”

    皇帝的声音从牙齿间挤出,声音中压抑不住的愤恨,一张他?#26691;?#36951;忘却镌刻于心的面?#33258;?#19968;次浮现在眼前。

    他的?#24066;鄭?#26366;经的崇明帝,慕建晟。

    封?#20303;?#20182;果?#30343;?#24917;建晟之子!

    这些年,皇帝也曾经怀疑过封炎的身份,因为封炎的模样和慕建晟太像了,但是安平和慕建晟是龙凤双生,封炎也同样长得像安平。

    再加之十八年前的那天,他亲眼看到了皇嫂诞下的那个死胎……却不想封?#33258;?#23601;被掉包了!

    他们都骗了自?#28023;?#23433;平,宣国公,还有薛祁渊,是了,当年薛祁渊打算起事,一定?#19988;?#20026;他知道了慕建晟之子还活着!

    原来三年前封预之说安平派人去见过宁仁德是真的……

    皇帝的?#38498;?#20013;飞快地闪过这一年多以来发生的种种,想到罪己诏,想到先帝遗诏,想到自己下的那两道密旨……他终于意识到他们早就在算计自己了!

    封?#20303;?#23433;平以及宣国公,这一切都是他们在算计他,想毁掉他的声誉,想让天下人都唾弃他!

    皇帝深吸了几口气,才渐渐冷静了下来,眸中如同覆了一层寒霜。

    就算是封炎是?#24066;?#20043;子又如何?!

    自己已经在这皇位上坐了十八年了,自己才是名正言顺的大盛天子!

    封炎不过是在阴沟里苟延残喘的一只老鼠罢了!

    “封?#20303;!?#30343;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这是要?#26412;?#21527;?”

    没等封炎回答,皇帝就又道:“你别忘了,就算你就今天杀了朕,?#25512;?#20320;如今这?#24187;?#19981;白的身份,又能够怎么样?!”

    今天就算自己死了,封炎光凭宣国公府也根本无法证明他自己的身份,恐怕下一个坐上皇位的新帝也会是自己的儿子!

    “你……”皇帝抬手朝封炎和楚家众人指了半圈,目露轻蔑,“还有你们,都是?#39029;?#36156;子!”

    “慕建铭,”楚老太爷一看就知道皇帝在想些什么,叹息着摇了摇头,睿智的眸子里精光?#32435;洌?#20320;错了!大盛现在不需要的人是你。”

    “你……”皇帝气得眼睛一片赤红,又想骂他们?#39029;?#36156;子,话到嘴边,觉得与他们多说无益,还是要尽快脱围,他?#30446;?#39640;呼起来,“救……”

    皇帝想喊救驾,可是才刚喊出一个音,就感到颈后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

    黑暗以势如破竹之势朝他袭来,皇帝双眸微瞠,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整个人?#27604;?#22320;倒了下去,摔落在青石砖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着黑衣的暗卫不知何时出现在皇帝的身后,冷眼看着昏迷的皇帝,收起了手?#23567;?br />
    屋子里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楚老太爷静静地凝视了皇帝两息,便收回了目光,转头与封炎对视。

    楚老太爷神情凝重,瞳孔里幽沉幽沉的,对着封炎沉声道:

    “阿炎,只能这样了吗?”

    这短短的一句话,楚老太爷说得那么吃力,那么沉重,连周围的空气也随着他这句话变得凝重起来,气温骤然下?#24608;?br />
    封炎的目光还是那般清?#22909;?#20142;,比那窗外的骄阳还要璀璨明亮。

    “是。”封炎徐徐道,神情坚定果决,“为了大盛。”

    屋子里又陷入一片沉寂?#26657;?#23553;炎抬眼看着窗外碧蓝如洗的天空,望着皇城的方向,思绪翻涌。

    一开始,他们计划的是,在九月?#36441;?#37027;日,纠结火铳营和神枢营一起逼宫。

    七天前,在得知皇帝给楚青语送了那道口谕后,楚老太爷就主动提议以自己为饵,把皇帝诱到宣国公府来,然后在国公府中拿下皇帝,并趁势拿下皇城。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偏偏,他们的计划横生枝节……

    “阿炎,辛苦你了。”楚老太爷长叹了口气,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他也知道封炎说得没错,这是“不得已”且“不得不为”的选择。

    原本北燕军留在了灵武城,北燕怕暑热,大盛虽?#30343;?#20102;灵武城,但亦有泾原城、攸戈城等四城是连成一线的,?#30343;?#30701;时间里能够打下来的,所以为了避开酷暑以免将?#24656;惺睿?#21271;燕会整军休息。

    所以,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由蒲军偷袭北燕后方,迫使北燕大军不得不撤回部?#30452;?#21147;回援。

    但是,八月十五中秋那天,他们接到了来自?#26412;?#30340;密报。

    密报里说,泾原城破了。

    而且是在一夕之间。

    泾原城的兵力和地利虽然远比不上灵武城来得牢固,却也?#30343;?#19968;夕就能攻破的。

    所以在收到?#26412;?#30340;这封密报后,封炎和岑隐立刻就想到?#26412;?#37027;边怕是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大岔子?#34180;?br />
    另外三城恐怕很快就会被陆续攻破,这么一来,北燕大军将长驱直入中原。

    以皇帝对外的优柔寡断和朝令夕改,去说服皇帝下旨支援?#26412;?#22826;浪费时间,可要是照原计划,他就算坐上了皇位,光是稳定朝局,掌控住禁军三大营的兵权和安?#35753;?#24515;就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本来不该如?#35828;摹?#26970;老太爷近乎呢喃地说道。

    是啊。本来不该如?#35828;摹?br />
    四年半前,先简王君霁率领?#26412;?#20891;大败北燕,后来北燕新王耶律索登基,那时候,北燕还?#27425;齲?#33509;是皇帝让?#26412;?#20891;继续北进,即便不能拿下北燕,也可以让北燕元气大伤,至少十几年不能再来犯,可是皇帝忌惮君霁、君然父子,怕他们?#24403;?#33258;重,非要把君霁父子留在京?#26657;?#26550;空他们,给了北燕人休养生息的机会,才会有了如今的?#26412;?#20043;危、乃至大盛之危!

    大盛给了北燕重新崛起的机会,北燕人却不会傻得给大盛时间来让他做完这些。

    一旦北燕大军破关而入,大盛就危了,百姓只会流离失所,成为亡国之奴!

    为了大盛,他们改变了计划。

    为了大盛,他们必须?#28909;?#22806;。

    慕建铭这皇帝就让他继续“当着”又何妨?!

    不过,他们不需要他指手划脚,所以,他就“好好休息”吧……

    楚老太爷揉了揉酸涩的眉心,一方面觉得心有不甘,毕竟他们已经等了整整十八年,另一方面又有几分庆?#25671;?br />
    安平长公主真的把封炎教得很好!

    他们……都很好!

    这样的封炎应该可以让大盛焕然一新吧!

    楚老太爷与楚太夫人?#25442;?#20102;一个眼神,觉?#27809;?#36523;一轻。

    不着急,一步步来就是!反正都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

    “墨申,把他扶起?#31383;傘!?#23553;?#23383;?#30528;皇帝对着黑衣暗卫吩咐了一句。

    那暗卫就把倒在地上的皇帝扶了起来,让他靠坐在一张红木雕花太师椅上。

    封炎对着楚老太爷?#28909;?#25329;了拱手,正色道:“接下来,就交给几位了。”

    之后,封炎和暗卫就重新返回了?#36538;?#27249;。

    楚老太爷与楚太夫人彼此互看了一眼,楚老太爷回了榻上躺下,闭眼做出昏迷不醒的样子。

    至于楚太夫人,理了理衣衫后,就深吸一口气,颤声喊了起来:“来人……来人!”

    楚太夫人慌慌张张地跑过去打开了房门,形容仓皇地对着外面的人说道:“皇上……晕过去了!”

    什么?!屋檐下的文永聚和几个锦衣卫霎时面色大变。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36138;智?#32769;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24120;?#26292;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正文 574装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30343;?#20026;了宣传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30343;?#20026;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20572;?#22914;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81710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拳皇命运国语
赚钱的赚还有什么组词 竞彩足球158app下载 四川有没有时时彩 美女模特泳装 彩票预测软件大师大全 体彩大7中7000 五大联赛水平排名 快乐飞艇官方是哪里 时时彩开奖走势图分析 四川时时有没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