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520招供

520招供

作者:天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桃花运
?#24187;?#35760;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817107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这些士兵不认识封炎,却认识这块代表了魏永信的腰牌,连忙给封炎抱拳行了礼,看着封炎的眼神中也透出了几分凝重。

    “这位公子,请。”

    大营的原本只开了半边门,此刻,营中的士兵连忙将大门完全敞开,恭迎封炎一行人入营。

    一行人策马纷纷入营,马蹄声“得得”作响。

    另一边,大营主帐的方向也起了一片骚动,副统领牛靖伽听闻魏永?#25490;?#20102;人来,急匆匆地带着几个亲兵?#20384;?#30456;迎。

    牛靖伽当然知道魏府被东厂包围查抄的事,心中着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两天他一直耐心地等着魏永信这边的消息。

    然而,当牛靖伽看到了来人竟然是封炎时,傻眼了。

    他当然认得封?#20303;?br />
    “封……封公子,你怎么会来这里?!”牛靖伽脱口道,随即就发觉不对,应该说——

    “你……你怎么会有魏大?#35828;?#33136;牌!!”

    马上的封炎笑眯眯的,还是那般气定神?#26657;?#39640;高在上地朝几步外的牛靖伽扫了一眼。

    这一眼,傲气森森,精芒四射。

    “这还用说吗?#20426;?br />
    封炎眉眼一挑,漫不经心地说道?#39608;?#24403;然是抢来的!”

    话音还未落下,他身后的那些骑兵们已经从马侧的长袋里取出了一把把黑色的火铳。

    那个方脸青年在封炎那个“的”字落下的同时,叩动扳机。

    “砰!”

    火铳口飞射出一记弹丸,迅如闪电。

    几乎下一刻,牛靖伽身旁的一个亲兵就轰然倒下了,眉心多了一个血窟窿,刺目的鲜血急速地从他头部的创口?#20449;?#28044;而出,?#31454;熗说?#38754;。

    这声巨响仿佛一个信号般,更多手?#21482;?#38131;的黑甲士兵从大营的正门口涌了进来,他们手中的火铳全部都对准了京卫大营的士兵们。

    那黑黢黢的火铳口才拳头大,但是在周围的这些士兵眼?#26657;?#36825;些火铳就仿佛一头头可怕的猛兽对着他们张开?#25628;?#30406;大口。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兵利器?!

    封炎他怎么会拥有这般杀伤力强大的武器,他们所拥有的刀、枪、箭在这些火铳前似乎就像一个婴儿般柔弱。

    营中陷入一片死?#29275;?#37027;是一?#30452;人?#20129;还要安静的死寂。

    一种绝望而阴冷的气息自牛靖伽?#28909;说?#24515;底升腾而起,并急速蔓延到四肢百骸。

    牛靖伽深刻地意识到了一点。

    完了,全完了!

    “轰隆隆……”

    “轰隆隆隆……”

    天际的雷声此起彼伏地炸响,一声比一声响亮。

    这雷足足打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时,暴雨才姗姗来迟地袭来了,雨下了大半夜。

    六月的天气热,当旭日缓缓升起时,地上都已经干了,唯?#24515;?#38738;葱的枝?#37117;?#36824;?#34892;?#35768;雨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湿气。

    又是一夜过去了。

    对于京中上下而言,这两天实在是太漫长,也太煎熬了。

    尤其是那些官宦府邸,一个个都是风声鹤唳,一点点风吹草动的消息就足以把他们吓得胆战心惊。

    一大早,停了一日的早朝照常开始,众人都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金銮殿又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

    “皇上,?#21152;?#26412;奏!”

    “岑隐实在无法无天,无凭无据,就带东厂查抄魏府与二?#39318;?#24220;,以致人心惶惶。”

    “皇上,东厂本该是皇上的耳目,替皇上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可?#36731;?#38544;公器私用,仗着东厂作,肆意妄为,分明是铲除异己!”

    “还请皇上严惩岑隐,以?#26377;?#23588;!”

    耿安皓在早朝上义正言辞地弹劾了岑隐这些天的不义之举。

    满朝寂静。

    在场的文武百官全部神色复杂,大部分人都是垂首盯着自己的鞋尖,一言不发。

    这卫国公怎么跟着魏永信一起?#22797;?#21602;?!

    没见到连魏永信都被东厂查抄了吗,卫国公就不怕下一个被查抄的就是他们耿家吗?!

    大部分官员都是一动不动,心里暗暗叹息,觉得最近朝堂上怕是消停不下来了。

    还是?#22235;?#23466;好啊,这一请假就避开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游君集?#34892;?#24515;不在焉地想着,哎,自己要不要干脆也休个假得了。

    大部分人都沉默了,但是魏家和耿家的几个亲信当然是站了出来,一个个连声附和耿安皓,义愤填膺地谴责岑隐。

    ?#23454;?#38754;沉如水,那种阴鸷不悦的气息弥漫在周身。

    也不知道他的怒火到底是针对岑隐,还是此刻就在金銮殿上的耿安皓。

    忽然,朝堂上起了一阵骚动。

    不少朝臣似乎都觉察了什么,一个个都朝金銮殿外望去。

    就见殿外?#24378;?#26103;平坦的汉?#23376;?#22320;面上,一个着大红麒麟袍的丽色青年正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

    那熟悉的身形,那熟悉的姿态,那熟悉的气势……令得满朝文武都下意识地咽?#25628;士?#27700;。

    须臾,来人就在众?#30002;?#28909;的目光中步入金銮殿?#23567;?br />
    他气定神?#26657;?#20284;笑非笑。

    这满朝文武竟然无一人敢直视他,仿佛在一瞬间都沦为了他的陪衬。

    岑隐从容地走到了耿安皓的身旁,却是目不斜视,看也没看耿安皓一眼,俯首对着前方的?#23454;?#20316;揖道:

    ?#30334;?#30343;上,西山卫戍营和京卫大营哗变,臣已经调了神枢营前去镇压。”

    这怎么可能?!

    耿安皓的双目瞠到了极致,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了岑隐。

    卫戍营和京卫大营竟然被镇压了!

    这两营可是卫戍京畿一带的精锐,竟然被这么轻而易举地镇压了!

    耿安皓的眸?#27704;?#30097;?#21697;?#28378;,不知道是惊疑多,还是愤恨多。

    他努力了这么久,筹谋了这么久,这一切在岑隐面前难道就是笑话吗?!

    本?#27492;?#24819;借着卫戍营和京卫大营哗变来威?#19981;实?#23545;岑隐出手,却被岑隐反制……

    不,他还有底牌的。

    到了这个地步,决不能再慌了手脚。

    耿安皓在心里对自己说,他?#26412;?#30340;肌肉绷得紧紧的,又把头垂了下去,隐忍地深吸了好几口气,掩住眸底的愤怒。

    满朝文武闻言也皆是心惊不已,没想到岑隐这一出手,便是这般雷霆万钧。

    势不?#20667;玻?#30142;不可及。

    岑督主,还是那个岑督主啊!

    金銮殿上一片死?#29275;实?#19981;说话,也没人敢说话。

    沉默蔓延了好一会儿。

    龙椅上的?#23454;?#21767;角微微翘了起来,眸中闪着愉悦的光芒。

    阿隐干得真是漂亮!

    对于耿家,?#23454;?#24050;经忍了很久了。

    早在耿海去岁意图谋反时,?#23454;?#23601;想把耿家一锅端了,但又怕耿家势力太大,反而动摇了国之根基,只能一直忍耐着,看着耿安皓在他眼前蹦跶。

    他终于不?#36855;?#24525;耐了!!

    ?#23454;?#24515;里冷笑,脸上却做出狐疑的表情,动了动眉梢,质问道:

    “卫国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山卫戍营和京卫大营为?#20301;?#21464;!你身为五军都督府的都督,竟然连底下的人都管不好!”

    “?#40607;薅阅?#22914;此寄予厚望,以为你能继?#24515;?#29238;亲的遗志,建功立业!”

    “你太?#31186;?#22833;望了!”

    ?#23454;?#26681;本就不给耿安皓辩解的机会,一句比一句?#20384;鰨?#20570;出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

    “皇上……”

    耿安皓面色灰败,他想说什么,却被?#23454;?#20919;声打断了?#39608;半?#34429;对耿家亲厚,视你为子侄,但这两营哗然,你难辞其咎,朕要是不罚你,恐怕难以服众!”

    ?#23454;?#24515;中热血沸腾。

    这可是夺耿家军权的大好机会,他决不能错过了。

    ?#23454;?#22768;音渐冷,字字清晰地说道?#39608;半?#20170;天?#32479;?#20320;五军都督府都督之职,你可有话说!”

    这句?#20658;?#24471;满朝哗然。

    在场的大臣们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惊呼出声,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一件件事,心里浮现同一个念头——

    这朝堂又要变天了!

    过去的一年?#26657;?#38543;着先卫国公耿海的仙?#29275;?#21355;国公府日渐衰弱,连带五军都督府的不少权利都被分割,这些变化都看在众臣眼?#23567;?br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卫国公府在朝堂上扎根百年,原本还有再?#26580;?#36215;的机会,可是,这一次,耿安皓一旦失去五军都督府,就意味着卫国公府要彻底远离朝堂了。

    这一点,耿安皓又如何不懂。

    他只觉得一阵心凉,心急坠直下,脚下一阵虚软。

    他维持着抱拳的姿势,手背上青筋凸起,但?#31449;?#36824;是强撑住了,如一杆长枪般钉在殿上。

    岑隐还是没看耿安皓,继续禀道?#39608;?#30343;上,魏永信?#21767;?#21271;燕图谋不轨,臣已经下令东厂封府了。”

    满朝再?#20301;?#28982;。

    岑隐不紧不慢地还在禀着?#39608;?#39759;永信的亲?#25490;?#38742;伽招供,魏永信与二?#39318;拥?#19979;来往亲密,因此臣也查封了二?#39318;?#24220;。”

    没想到岑隐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耿安皓瞳孔一缩,岑隐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他的?#30446;?#29408;狠地刺上了一刀。

    耿安皓心里更混乱了。

    他不知道俞振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岑隐对于自己和魏永信、二?#39318;?#20043;间的关系又知道多少?!

    耿安皓冷汗涔涔。

    ?#23454;?#30340;拳?#26041;?#32039;地握住了龙椅上的扶手,也气得不轻。

    不知道是针对魏永信多点,还是慕祐昌多点。

    他还活着呢!

    他还春秋正盛呢!

    魏永信?#25512;?#19981;及待地开始投诚了吗?!

    慕祐昌?#25512;?#19981;及待地开始招揽他的重臣了吗?!

    他们的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23454;郟?br />
    ?#23454;?#20463;视着下方群臣,怒火灼烧,沉声道:

    “阿隐,这些事就全权交给你?#21019;?#29702;!”

    “还?#26657;?#20140;卫大营和卫戍营那边,你也多费点心。”

    对于周围的文武百官而言,这?#24425;?#24517;然的结果。

    一个个都是垂首,默不作声。

    即便是那些原来有本奏的臣子,也?#37027;?#22320;?#28814;?#26412;藏在了袖?#23567;?br />
    “?#30002;裰肌!?#23697;隐对着?#23454;?#20316;揖领命,阴柔的声音中没有一?#31185;?#20239;。

    任朝堂上潮起潮落,似乎都与他无关。

    ?#23454;?#25545;了揉眉心,觉得身心俱疲,退了朝。

    恭送?#23454;劾?#24320;后,众臣都朝岑隐蜂拥了过去,一个个脸上都挂着殷勤的笑,有人赞岑隐英明神武,如诸葛再世;有人夸他拨乱反正;有人说魏永信罪有应得……

    众人七嘴八舌,岑隐谁也没理会,直接走了。

    而耿安皓就仿佛被人遗忘似的。

    早朝结束了,但是这件事却没还没结束。

    接下来的几天,朝野上下都关注意着那三个被封的府邸。

    六月二十三日,岑隐在御书房里向?#23454;?#21576;上了证据,表明魏永信在送往那批?#26412;?#30340;粮草中投毒,意图诬陷朝臣,挑拨?#23454;?#19982;安平长公主之间的关系。

    而且,魏永信还与北燕?#21767;幔?#19982;北燕定下契约,会在朝中使力,协助把?#26412;?#20113;州割让给北燕。

    这一桩桩、一件件气得?#23454;?#19968;口气梗在胸口,差点没晕厥过去。

    御书房内,空气瞬间凝重到了极点,大太监袁直?#25512;?#20182;的内侍皆是不?#39029;?#22768;。

    外面阳光?#27704;茫?#23627;内寒风凛冽,仿佛一下子进入了腊月寒冬。

    “魏、永、信。?#34987;实?#36817;乎一字一顿地念着魏永信的名字,脸色铁青。

    他早就猜到魏永信不安份,却没有想到魏永信胆大包天到了这个地步。

    亏他这些年对魏永信如此信任!

    岑隐呈上了他在魏府搜到的书信,其中有魏永信与北燕大将隆庆的书信,也有魏永信与二?#39318;?#30340;书信。

    “啪!”

    ?#23454;?#19968;掌重击在御案上,看也没看那些书信,他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御书房内又静了片刻,?#23454;?#25165;问道?#39608;?#38463;隐,魏永信与耿安皓可有往来?#20426;?br />
    想着大前日魏府被查封,耿安皓就即刻进宫来求见自己,还有前日在早朝上,耿安皓还为了魏永信弹劾了岑隐……

    岑隐半垂眼帘,遮住眸底的异色。

    他当然知道这两人之间有勾连,但是,耿安皓还得先留着。

    “回皇上,暂未查到。”岑隐徐徐道,声音控制得纹丝不动。

    ?#23454;?#30473;峰隆起,并没有因此也放下心,冷声道?#39608;?#26597;!给朕继续查!”

    空气更冷凝,也更沉重了。

    “是,皇上。”岑隐再次应声。

    不知不觉?#26657;?#24481;书房外的风也停止了,只剩下那蝉鸣声尖锐地哀泣着。

    ?#23454;?#36830;续深吸了?#23047;?#27668;,却还是压不下心中的怒意,胸口起伏不已。

    ?#23454;?#25569;了握拳,又道?#39608;?#39759;永信就交给你?#21019;?#32622;。”

    “至于朕那个逆子……”

    ?#23454;?#33021;够想到,慕祐昌和魏永信之间的交?#24822;?#20214;必然是皇位。

    他还未及不惑之年,他的儿子就盼着自己死了吗!

    如此逆子,不要也罢!

    ?#23454;?#21676;牙切齿,但?#31449;?#27809;下狠心要这个儿子的命,“给朕封府,阿隐,你让东厂给朕好好‘看管’着。”

    言下之意就是说,二?#39318;?#35201;从此被圈禁起来了。

    岑隐自是二话不说地领命,跟着问道?#39608;?#30343;上,那安平长公主府那边……”

    ?#23454;?#24596;了怔,这才想起了安平和封炎母子俩,立刻道?#39608;?#25918;了吧。”

    顿了一下后,?#23454;?#21448;觉得还是要安抚一二,迟疑道?#39608;?#36825;次倒是连累了皇姐和阿炎了……”问题是要拿什?#31383;?#25242;呢?!

    封炎的前程?!

    ?#23454;?#30520;中?#20102;福?#22312;他看来,封炎待在五城兵马司这种可有可无的地方,很好。

    岑隐一看?#23454;?#30340;眼神变化,就知道?#23454;?#22312;想些什么,心里冷笑,面上不露声色。

    “皇上,?#22235;?#22235;姑娘素来?#19981;?#29748;棋书画这些玩意。”岑隐看似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

    ?#23454;?#36825;才想起?#22235;?#32495;?#19981;?#22312;安平长公主府内,忍不住干咳了几声,心里?#28866;?#30528;?#22235;?#23466;这老儿估计快?#28814;?#24049;给念叨死了。

    不过,阿隐这个主意委实好,赏了?#22235;劇常?#37027;就等于是安抚安平和封炎了。

    也顺道安抚了?#22235;?#23466;。

    一石二鸟。

    妙!

    ?#23454;?#30340;眼睛亮了起来,如释重?#39608;?br />
    还是阿隐最知他心意。

    窗外的蝉还在“知了知了”地叫着,从皇宫一直叫到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也包括权舆街。

    ?#22235;?#23466;在府里焦急地?#21364;?#20102;近四天,也胡思乱想了四天,当他听闻魏永信?#25237;首?#34987;?#23454;?#23450;罪后,就知道这件事差不多尘埃落定了。

    他正想派人去公主府看看,下人忽然来禀说:

    “老太爷……老太爷,四姑娘回来了!”

    “大姑娘和四姑娘回来了!”

    ?#22235;?#23466;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急切地冲出了外书房,去了仪门。

    ?#23545;?#22320;,他就看到自家的马车朝着仪门方向来了,马车旁还有一个熟悉的少年骑着一匹黑马护卫在侧。

    封、?#20303;?br />
    ?#22235;?#23466;看到封炎就是脸色一僵,忍不住想起他上次?#37027;?#22320;溜进自家的事,再想到四?#23601;?#36825;次被困在公主府这么好几天,心里觉得这姓封的小?#28216;?#23454;是惹?#25628;帷?br />
    青篷马车很快停稳了。

    一只雪白的小手从马?#36947;?#24088;子挑起,?#22235;?#23466;一看就知道这?#20146;?#23478;四?#23601;?#30340;手,下一瞬,就见那个厚颜的封炎已经翻身下马,殷勤地凑过去想要搀四?#23601;貳?br />
    真真?#24378;?#24525;孰不可忍!

    ?#22235;?#23466;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嘴里喊道?#39608;?#22235;?#23601;貳!?br />
    ?#22235;?#32495;的小脸从帘子后,凑了出来,循声朝?#22235;?#23466;的方向看去。

    ?#30333;?#29238;。?#24444;?#19968;边叫着,一边下了马车,小脸上笑吟吟的,没注意到封炎的手。

    封炎耸?#22987;紓?#33509;无其事地收回了手,?#22235;?#23466;看着畅快了不少。

    “四?#23601;罚?#25105;看看,这几天受委屈了吧?#20426;?br />
    ?#22235;?#23466;心疼地拉过了?#22235;?#32495;的小手。

    ?#22235;?#32495;笑得眉眼弯弯,?#40092;?#22320;摇了摇头,?#30333;?#29238;,我很好,每天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

    说话间,?#22235;?#32429;也从马?#36947;?#19979;来,正好听到妹妹的这句话,忍俊不禁地勾了?#21019;健?br />
    ?#21834;倍四?#23466;神情复杂地看着?#22235;劇场?br />
    她看着不仅是过得不错,而且人似乎还胖了些。

    自家孙女真是心大!

    这锦衣卫都围了公主府了,她都没吓到……这?#23601;?#23601;是像自己这个祖父!

    ?#30333;?#29238;。”?#22235;?#32429;笑着走了过来,给?#22235;?#23466;行了礼。

    随着姐妹俩一起下马车的,还有一箱箱沉甸甸的箱子。

    ?#22235;?#23466;动了动眉梢,?#22235;?#32429;就解释了一句?#39608;白?#29238;,这是方才皇?#20185;?#32473;蓁蓁的。”

    ?#22235;?#23466;明白了,?#23454;?#36825;是想用这些赏?#25237;?#19978;自己的嘴呢!

    他心里还是不太舒畅,但是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他们这些臣子也只能受着。

    “四?#23601;罚?#20320;都收着。”?#22235;?#23466;笑眯眯地对?#22235;?#32495;说道。

    ?#22235;?#32429;深以为然地在一旁直点头。这些御赐之物正好都给妹妹当嫁妆!

    ?#22235;?#32429;的气色也不错。

    她进了公主府后,才知道原来妹妹是真没受什么委屈。

    是啊,她的妹妹一向乖巧聪慧,锦衣卫?#24425;?#26126;理的,自然不会被奸人所?#26432;纹?#36127;她。

    看着姐妹俩都好好的,?#22235;?#23466;心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随口打发了封炎?#39608;?#23553;公子,你今天应该当值吧?#20426;?br />
    言下之意是你该走了。

    封炎当然听得懂?#22235;?#23466;的逐客令,他心里固然依依不舍,不过想着蓁蓁在他家住了快四天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没敢去挑战?#22235;?#23466;的容忍?#21462;?br />
    封炎对着?#22235;?#23466;拱了拱手,?#30333;?#29238;,那我先走了。”

    封炎又翻身骑上了奔霄,磨磨蹭蹭地走了。

    “纭姐儿,四?#23601;罚?#20320;们跟我说说这些天都发生什么事了……”

    ?#22235;?#23466;的话还未说完,上方的树枝忽然摇曳起来,一只黑鸟“呱呱”地飞了下来。

    ?#22235;?#32495;?#25237;四?#32429;抬头一看,就看小八哥拍着翅膀俯冲而来,树枝上还藏着一只白狐狸。

    碧蝉脆声笑道?#39608;?#22823;姑娘,四姑娘,小八和团?#27704;?#36814;你们了。”

    小八哥欢快地停在了?#22235;?#32429;的肩膀上,“坏坏”地叫着,埋怨着她们几天不着家。

    ?#21834;倍四?#32495;一言难尽地看着?#22235;?#32429;抚慰着这只蠢鸟,觉得这只“?#38534;?#19981;归宿的蠢鸟根本就没资格埋怨她们。

    ?#22235;?#32495;懒得理会这只蠢鸟,亲热地挽着?#22235;?#23466;朝他的外书房去了,笑着与他说着这几天在安平长公主府的事,说起那天程?#36947;?#24102;人封公主府的事,说起她和姐姐这几天在公主府并不受拘束,想干嘛?#36879;?#22043;,说起她和温无宸下了好几盘棋……

    ?#22235;?#23466;此?#26691;?#32463;完全放心了,他知道程?#36947;?#24597;是给岑隐面子,才会以“这种方式”封府。

    说来自家孙女的运气真是好,有岑隐当护身符。

    ?#22235;?#23466;听孙女娓娓道来,兴致来了,好奇地问道?#39608;?#20320;们俩谁赢?#20426;?br />
    “四六之数吧,无宸公子赢得多!”?#22235;?#32495;觉得畅快极了,很久没有下棋下得这么过瘾了。

    她觉?#36855;?#20844;主府多住几天也挺好的!

    “四?#23601;罚?#24453;会把你和无宸公子下的棋摆给我看看。”?#22235;?#23466;兴致勃勃地问,心里?#34892;?#24779;惜,早知道他那天也跟着四?#23601;?#21435;公主府祝寿了。

    ?#22235;?#32495;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笑眯眯地使唤起?#22235;?#23466;道?#39608;澳亲?#29238;您替我记录棋?#31069; ?br />
    他们后方的丫鬟们听到了,?#34892;?#19968;言难尽地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大概这府里也唯有四姑娘敢这样使唤老太爷了。

    ?#22235;?#23466;笑呵呵地应了。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外书房的门口,?#22235;?#32495;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庭院里一丛快要凋零的黄色芍药,随口问道?#39608;白?#29238;,现在朝堂上的情况怎么样?#20426;?br />
    封炎在封府的第二天就溜出去了,直到天明才姗姗回来,显然他和岑隐的事情是办得很顺利了。

    ?#22235;?#32495;眸光微闪,脸上还是笑盈盈的。

    ?#22235;?#23466;这段时日虽然告假,但不代表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些天朝堂上发生的事他还是知道的,就大致说了些耿安皓被?#20998;啊?#20108;?#39318;?#34987;圈禁以及魏永信的种种罪状……

    ?#22235;?#32495;心里暗道?#27735;?#28982;。

    封炎和岑隐他们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雷厉风行,势在必得!

    ------题外话------

    争取月底前结束第四卷!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21355;?#23110;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33268;?/a>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正文 520招供)内容由网?#21693;?#38598;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20572;?#22914;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81710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拳皇命运国语
牛玩赚钱靠谱吗 赛车大小破解规律 青海福利彩票中奖信息 快速赛记录 m 幸运快乐8开奖官网 精灵复兴有手游吗 老时时重庆时时360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赢钱棋牌游戏平台 2019非洲杯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