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076表哥(一更)

076表哥(一更)

作者:天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19968;?#36816;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817107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端木绯心里?#34892;?#24778;讶,没想到会从锦瑟口中听到永昌伯府,再想起那日寿宴上发生的事,她不禁唏嘘地叹了口气。这普通人家若是给府中公子寻通房妾室,那?#24425;?#20174;家生子中挑选,可是永昌伯府却要从外头买丫鬟回去,这背后十有八九有不可告?#35828;?#32536;由……

    端木绯又捧起了茶盅,眸光闪了闪。

    这柳锦瑟委实可怜,能帮一把倒也无妨,只是听她言辞之间透着几分不卑不亢,如非必要不愿自称奴婢,显然心气?#34892;?#39640;,以祖母楚太夫人曾经所言,这样的人,心思太重,忠心有限,不适合贴身服侍。

    不过,端木绯当日?#28909;?#20915;定留下她,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先用着再说吧。

    “那你以后就给我伺候笔墨吧。”端木绯一边说,一边走到了书案前。

    锦瑟应了一声,半悬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立刻上前给端木绯磨墨铺纸。

    淡淡的墨香在屋子里弥漫开来,外头的夕阳在不知不觉中彻底落下,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夜幕?#26657;?#26376;牙如钩,淡淡地散发着幽光,月色朦胧,蝉鸣阵阵……仿佛弹指间,三个夜晚就一下子过去了。

    在京中上下的翘首期待?#26657;?#19971;月初三终于来临了。

    大盛朝已有一百余年,时至今日,早已是重文轻武,因此在武举上?#24425;?#35762;究“先之?#38405;?#30053;,次之以武艺?#20445;?#22914;果参?#28216;?#31185;的武举人在答策的?#36866;?#20013;不合格,则不能参加之后的武试。

    相比文科会试要在考场中三天三夜方能出来,武举的答策显然轻松多了,千名武举人在当日上?#32495;?#26102;进考场,下午未?#26412;?#21487;以出来了,这段时间,考场外头被围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那些考生的家人或奴仆翘首以待。

    隔日也就是七月初五,兵部就贴出了黄榜,五百人榜上有名可以参加接下来七月十三日的武试。

    张嬷嬷带着两个小丫鬟一早就去看黄榜,在一片人山人海?#26657;?#24635;算在黄榜的倒数几十人中找到了李廷攸的名字。

    张嬷嬷又急匆匆地回府告知两位姑娘这个好消息,喜气洋洋地说道:“……几位舅老爷那武艺都是一等一的,虎父无犬子,三表少爷的武艺肯定?#24425;前?#23574;的,现在只差武试,依奴婢看,今科想必是十拿九稳了。”

    端木纭?#24425;?#21547;笑附和,但是端木绯却是皱紧了眉头,心里对于这个结果?#34892;?#24778;讶。

    她不曾见过李廷攸,却记得祖父楚老太爷曾一再夸赞李家子弟皆是文武双全之辈。李廷攸今年才十四岁,照道理说也不急着考功名,李家人?#28909;?#25918;他孤身上路来京赶考,想必是有稳拿这一科的信心。

    ?#28909;?#27492;,他的文试又怎会仅堪堪过线?

    是发挥失常,还是……

    端木绯眸光微闪,再联想李廷攸至今为止都没来过尚书府,不由心念一动。

    刀剑无眼,行军打仗难免负伤……会不会李廷攸不是愿意来,而是“来不了?#20445;?br />
    “姐姐,”端木绯笑吟吟地对端木纭说道,“我带些礼物去祥云巷恭贺一下攸表哥吧?#20426;?#22992;姐对李?#19968;?#26159;挺在乎的,那她就跑一趟亲自去看?#31383;傘?br />
    端木纭怔了怔,祥云巷那边没有李?#39029;?#36744;在,她都十三岁了,没有长辈陪同就去拜访表哥到底不太妥当,妹妹年纪小,倒是不妨事。

    端木纭揉了揉妹妹的发顶,笑道:?#25308;?#33985;,那就由你代我去恭贺一下表哥吧。”

    端木绯脆声应下。

    一炷香后,一辆青篷马车从端木府的一侧角门出府,一路飞驰,驶过几条热闹的街道,就转入了一条?#26408;?#30340;巷子里。

    巷子里没什么路人,两边郁郁葱?#26657;?#33538;盛的枝叶从墙后伸出,树荫遮挡住炎炎烈日,路上清幽得仿佛世外桃源。

    马车一直到巷子底才停了下来,绿萝过去敲响了一侧角门。

    听说是端木尚书府的表姑娘来访,门房急忙开门迎马?#21040;?#21435;,又派了婆子去向李廷攸禀告。

    婆子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外院的秋白斋,东次间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坐在一张罗汉床上,敞开着衣袍,露出一边肩膀。少年头发乌黑,肤色略深,剑眉星目,?#21152;?#38388;透着一股阳光般的英气,肆意明朗。

    一个穿着青色短打的小厮小心翼翼地为他包扎好了左肩的伤口。

    “三少爷,”婆子进来后,气喘吁吁地禀道,“端木尚书府的四表姑娘来了,说是要恭贺三少爷通过答策。”

    “端木绯?#20426;?#26446;廷攸闻言,猛地抬起头来,这一动用力过?#20572;?#21448;牵扯到了伤处,痛得他倒吸一口气,俊朗的五官?#34892;?#25197;曲。

    李廷攸深吸几口气,便?#25351;?#20102;正常。

    他站起身来,一边拢起衣袍的前襟,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让人把她领来这里吧。”人?#28909;?#37117;来了,他也不能不见。

    李廷攸使了一个手势,那青衣小厮就拎着药箱退下了。

    他又在罗汉床上坐下,?#24895;?#21478;一个小厮在屋子里点起?#25628;?#39321;,夹杂着淡淡荷香的熏香很快就在四周弥漫开来,冲散了原本的药味。

    须臾,就听外面传来了行礼声与步履声,接着是一阵窸窣的挑帘声,刚才那来报讯的婆子领着一个九岁左右的小姑娘进来了。

    她穿着一件粉色折纸花卉刻丝褙子,下面是玫红色的绣花长裙,浑身粉嫩嫩的,就像是一朵小小的花骨朵一般,带着几分馥郁芬?#21152;?#38754;扑来。

    李廷攸抬眼上下打量着端木绯,眸光闪了闪,脑海中回忆起些许往事。

    李家离开墨州去闽州时,李廷攸也才六岁,只?#32769;?#35760;得端木家这个小表妹是个有双大眼睛的小婴儿,笑起来有一对可爱的梨?#26657;?#27492;刻看着端木绯白净的小?#24120;老?#33021;把记忆中的那双大眼睛与眼前的这个小姑娘重叠在一起。

    端木绯一边上前,一边不动声色地环视着四周。

    李家的宅子虽然空了十几年,但是?#28216;?#23376;里的家居摆设来看,显然保养得当,罗汉床边上放着一个青铜镂花香炉,?#30041;?#29071;香升腾而起。

    端木绯的鼻头动了动,走到近前,对着李廷攸福身行礼:“攸表哥。”

    端木绯笑吟吟地看着他,眉眼弯弯,可爱天真。

    “你是绯表妹吧?坐下说话吧。”李廷攸?#21019;?#19968;笑,那微扬的下巴透着少年特有的傲气。

    端木绯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下,一个青衣丫鬟过来给她上了热茶,茶香?#30041;粒?#21448;给这气味复杂的屋子里添了一种香味。

    端木绯捧起了热茶,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扑鼻而来,是上好的铁观音。

    端木绯轻啜了几口热茶后,只觉得口中醇厚甘鲜,回?#35270;?#20037;,满意地?#21019;?#31505;了,只这上好的铁观音就不枉她走这一趟。

    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盅后,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我一早就听说攸表哥过了答策,所以特意来恭贺表哥的。”她说话的同时,一旁的绿萝就把手里的食盒提了过去,交给了那个奉茶的青衣丫鬟。

    李廷攸笑着回了一句:“多谢表妹了。”

    “表哥是?#30511;?#35874;我。”端木绯一本正经地点?#35828;?#22836;,也不饶圈子,直接道,“若是我不来,还不知道表哥?#32929;说?#36825;般重。”

    闻言,李廷攸惊讶得双目微瞠,脱口而出地?#23454;潰骸?#20320;是怎么知道的?#20426;?br />
    端木绯看着他说道:“《周礼·天官》有云:凡疗伤,以五毒攻之。”

    她很肯定李廷攸的身?#20185;?#21457;出的气味中包含了五毒,也就是石胆、丹砂、雄黄、礐石和慈石。就像她猜测的一样,李廷攸果然在江城受了伤。

    端木绯直言道:“表哥,你这是还想参加几日后的武试吧?#20426;?#21018;结束的答策是文试,只需要提?#24066;?#23383;就行,就这样,他因为伤势影响了发挥,可想而知,这伤必然不轻。接下来的武试就是直接真刀真枪了,?#36816;?#29616;在状况胜负根本不是悬念。

    也不?#20154;?#22238;答,端木绯接着往下说道:“……甚至还不惜用了‘鬼见愁’。”

    这“鬼见愁”虽然可以暂时麻痹痛?#26657;?#27835;好外伤,可是药性过于猛烈,?#22235;?#33105;损精血,在医书中归于大毒的范畴,普通的药铺是不敢轻?#23376;?#36825;?#21482;?#29436;之药,即便在军中?#24425;?#24403;两军交战不得已时?#35762;?#29992;之。

    居然连“鬼见愁”都知道?李延攸整个人僵住了,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攥成拳头。

    “表哥。”端木绯?#34892;?#26080;奈地说道,“武试三年一次,又何必急在一时。”

    李廷攸乌黑清亮的眼眸与端木绯四目相对,须臾,才淡淡道:“这事儿与你无关!”

    若不是遇到那伙子江匪,今科根本不在话下,明明本是十拿九稳之事,却要让他放弃,这怎么可能!

    说着,他就伸手想去拿案几上的茶盅端茶送?#20572;?#21364;发现手边根本没茶,脸色一青,没好气地唤道:“茶呢?!”

    “奴……奴婢这就去倒茶。”一旁的青衣丫鬟局促地应了一声,赶忙进了碧纱橱。

    李廷攸脸上?#34892;┺限危?#35821;调僵硬地又补了一句:“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管好自己就是了。”

    屋子里气氛微凝。

    对方显然打算端茶送?#20572;?#31471;木绯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她留恋地看了一眼还剩下小半杯的铁观音,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裙,福了一礼道:“攸表哥身子不适,那我就不多打扰了,望表哥好生考?#29301;?#26159;要考得武状元挣这一时的风光,还是换一身的隐伤,将来提不起刀,拉不起弓,从此无力征战沙场?!”

    李廷攸像是被一箭刺中要害般瞳孔微缩,薄唇紧抿。

    而端木绯仿若未见般,笑笑道:“攸表哥好生休养,不必相送了!”

    端木绯带着绿萝直接转身离去了,无?#27704;?#24311;攸那复?#26377;?#28044;的眸光。

    ------题外话------

    12:30见。我需要留言鼓励!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29611;?#22320;,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24120;?#26292;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第一卷 076表哥(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20572;?#22914;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81710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拳皇命运国语
全国彩票数据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五星定胆计划 墨西哥女超足球联赛赛程 新时时新时时 扎金花三个人开牌规则 广东新11选5开奖信息 55125福彩3d彩吧图库 清纯美女萝莉 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排名 体育票新时时